迦希吉夜

自由主义左翼

关于"换头"&"圈管"有话说

藕饼圈管比肖战粉还恶心。


藕饼圈管发明圈规强迫人遵守,不服从它们的人就要被造谣和骚扰,甚至不相关的路人读者都要被私信骚扰。


法无禁止即可为。这些蛆是自认凌驾中国法律之上,它们是想造反?


蚀月虫子1900:

@天蓝蓝 你顺嘴有瘾吗?你哪只眼睛看我磕bz?你比我自己还清楚呢啐你丫的!除了摁头盖章还有啥本事你们?你们那帖子挂小号狙的,那弱j大号没妈?我都懒得艾特那个空皮,反正@天蓝蓝 和tag会让你看到!不想看撕逼的就别看了,闹心的东西,我挂tag纯粹是因为对方先挂!这些圈管可不一样,它们连夜把它们的废帖挨个私信发我的粉丝和读者😂敢做就敢认哈


  



  

首先,这不是一篇反证的东西,它就是一篇檄文,从两点爆捶你们干的骚事。


  

1、关于换头


  

「江山美人」的确是我中学开的!对,就是个!你爹我的第二篇长篇!「藕饼」江山美人带番外足有30万字,当年那个文也就几万字吧,没写多少就弃了。原因是我出坑了,不萌当年的cp了,同人创作无爱写个p,我又不爱码字。


  

但十年后遇到了藕饼,我又想写了。因为故事就是好就是爽就是狗血,我中学刚腐就能这么牛掰了气不死你们小警察。开篇我就写明了,江山美人就是我个人的一个执念,现在借助藕饼的爱才让我有动力去完成它(见上面截图)


  

我如果存心瞒着,就会把blog删光再来开坑,而不是藕饼这篇敲上手了再去把那几万字删了。当时我的私心是,这个坑太深,如果藕饼支持不了我写完我就删藕饼的,保留那篇几万字的坑;但是藕饼既然都写得如火如荼了,那「江山美人」就是藕饼的,不再萌的残坑就让他往事随风吧。


  

顺嘴说句,既然小警察们扒到我的blog,我的首篇长文更爽呢,我要偷懒"换头"直接扒那篇完结文,比写江山美人轻松多了。


  

再者说,我自己的故事,自己的作品,我想重新写完还要你们批准?你们算什么东西呢?说我旧cp不像藕饼的,江山美人的故事又像我旧cp了?说白了,都是ooc。藕饼「江山美人」里我多次说是ooc,同人文有几个不ooc?同人就是解构重塑听得懂吗?


  

而且当年毕竟年纪小,情节较为幼稚人物也不丰满,情节想想也有漏洞。而且tmd就写那么点我现在圆我自己这个老梗轮得到你们这些臭嘴上纲上线?的确有部分文字重合又怎么样?(我10年前写的几万字我爱用不用要你管!我就要用,我还改了呢,我乐意呀,谁叫她麻麻是我呢!)你们当然找不到啥完整文呀,我自己都没有完整文你生造呢?!就连藕饼这篇,也是你爹用手机敲出来的!全文换头放你mdp!如果你们无耻到把藕饼这个完结的换头成旧cp"晒证据",注定一帮孤儿!


  



  

江山美人旧cp文是个啥体量呢?旧文好比小玩意儿,只有个大致走向,因为没更多少又不成熟,旁支人物也差不多少了一半!


  

旧文实际写有十几小章而且故事全速飞驰,无论字数还是骨肉填充都太单薄,故事线大概进行到现在的中篇。相比于现在没有废墨的藕饼版30万字,你们认为变化会有多大?旧文相当于没完结的小手工,而现在藕饼这个,是完结的艺术品。旧爱襁褓,藕饼十八。除非小警察们大声承认你爹我中学就这么牛逼了,那也可以,我无所谓。反正👩🏻都是我,我有什么不敢光荣的?


  

这里我就想问了:谁规定不能把自己的n年前的小土坑多年后用藕饼重挖、深挖并填埋了?!


  



  

另外,你们拿all说事,那就说说all


  

写到这儿有人又要说了,你终于承认你all了?你旧文打的all标签。你tm十年纹丝不变呢?而且我上面说了,这已经可以划分成两个作品了!几万字和30万字!变了多少!?不变才有鬼!


  

但我还是要承认,你爹确实不是洁癖。我的几个藕饼合集里all有、精神双洁有、1对1也有!我不受束缚!


  

但藕饼「江山美人」不是all!这篇文从头到尾藕饼双方只爱对方!高度精神双洁矢志不移荡气回肠!精神不洁才叫all,我的地盘我做主,不服拉黑别看。


  

蛆挂我曾经说"all"的原话呵呵,我哪能有你们这么心机呢?萌个cp累得像条狗,好像我刨了你们坟头似的姐没挂tag的帖子你们比我家狗还熟🌝。这么说吧,"精神双洁非all"这个概念我心里清楚,就算老读者也不一定认可,那我"顺嘴一瓢"顺语境说又有何不可呢?你wg呢,跟我搞文字狱?要我萌个同人说每句话都跟写论文一样是怎滴?


  



  

2.圈管真实目的及嘴脸


  

关于cptag里不能给主cp攒其他感情关系呢?这个话题就长了,我也相信很多人和我想法不一致。不过我要在这里说,只是要揭了这帮圈管的皮---打"换头"都是次要的,它们早就因为我写了它们不待见的文又头铁在抓心挠肝了捶胸顿足了!


  

现在逮着机会就开始双标,干着"污染tag"的事挂tag狙我群嗨。你们不是说我不是藕饼圈的吗?说我的文也不算藕饼文?那你们挂藕饼里狂欢啥呢?一帮先天阳w自打嘴巴的小j杂。


  



  

既然撕破脸,那我就把话说到底,也算帮我自己和部分喜欢藕饼的发发声。这之前,我可是几个番外甚至出本都没挂tag的,就是给小警察臭脸,今天你们要上赶着撕那就撕个痛快吧!


  

你们不待见我,不待见我的文,我一点都不care,劳资也看不惯你们。可你们爱好耍阴招狙读者大家知道吗?这帮圈管干过什么事呢?从给我评论甚至点心心的读者里筛出人来,私信骚扰或者直接拉黑。他们自己不吃,还要管路人吃什么!凭什么?谁给的权利?!甚至我单方面评论谁也要管!我在这个tag没有亲友只有读者,不像你们蛆爱抱团,我三次精彩着呢,不缠绵这一亩三分地儿。而且不是说早拉黑我了吗?24小时监控你们累不累?你们是网易之母?给我有多远滚多远!


  



  

你们自己到处融梗的破文就不说了,逮住我旧坑重填的小辫子就挂tag示众?以为我是那些被你们逼走的作者一样好欺负?呵你们一脸!


  

有本事,就写个比我牛掰的长篇出来嘛!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别整融梗呀打怪呀那些不入流的操作,搞点戏剧性出来,让我也看得津津有味羞于提笔,你们就成功狙得我金盆洗手了ʚ😊ɞ


  

可你们有这个本事吗?一辈子都够不着你爹脚后跟儿。


  



  

最后,我想对所有洁癖和非洁癖说一声,也对所有藕饼粉说一声,洁癖与非洁癖是平等的彼此都不可耻,只有一方挟持另一方时才恶臭。不喜欢,拉黑完事,私底下diss也可以,不要上赶着挑事,先撩者贱。预警是人情,不是义务。也许你睁眼即是"藕饼双洁"到处对圈管俯首称臣,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存在"不一定都合理?有可能是恶性滋衍强行灌输的呢?老福特对cp tag下的产物有没有明确规条?这些250小警察的红袖章又有谁赐予呢?这些渣滓除了挂人挑事劝删tag把圈子越搞越凉有何贡献?一个大热高端cp都这样了,还有大把人跟风捧臭脚助纣为虐呢,可悲。


  

藕饼从大热到现在……明眼人都看得到还在活跃的除了几个大手和萌新,就剩下圈管了。它们闲得蛋疼就拉我去年完坑的江山美人出来狙,还挺嗨的😂我眼里跟看傻子没区别。


  

其实我本人挺理解某些人不拆不逆的心理的,说白了也是基于爱,只要不挠我关我p事儿。可是除了雷逆,我还真没那些人那么多雷。互相尊重不难吧。何况老福特拉黑功能这么强大。至于不拆,看上文咯,懒得再说。


  

喜欢看文的人,多少要有自己的判断,说风是雨是盲流才干的事。我为什么这么执着「江山美人」,是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够精彩,草草撇了对不起这脑洞。那些因为自己"原则"排斥她的人,我理解你;那些跟风谩骂的,懒得可怜你。


  



  

但既然被摁头all了,我就给走过路过的老少爷们安利我的新坑「天劫」吧😁这回是真正的双cp,精神身体都不洁,藕饼+杨戬敖丙,还生子!还骨科!我脑洞多大就能写多牛掰,谁也拦不住我!🔗如下:


  

https://shiyuechongzi1900.lofter.com/post/30ac79bf_1c8179585


  



  

藕饼的圈管们,气不死你呢!挂我,你们还不够班。


一篇写得很好的古代权谋文的对话里,出现了“土改”“阶级矛盾”,我:??????????


这些都是非常现代的概念,这些词都是近代才出现的。“阶级”倒是古已有之,但文里使用的显然是它的现代政治和社会学新义。一个难以理解但普遍的现象就是,作者往往对古代组织学相当熟悉,现代社会学方面却相对混乱???


一个简单的原则是,那些出现在历史课本上,剖析某个事件的“意义”的段落里的词,都不太应该出现在古代文里……都是今人的眼光看古代啊。

看《尘世笑谈10》之前,说两句我宝贝 亦卿Rinnnnn 的语感。反正今天人人都丧得跟抽干了活力一样,随便聊点不沉重的东西。


尘世笑谈8》里

李哪吒不知道的是,敖丙本就自产茶的地儿过来,他家又做这门生意,就是没见过甚金贵的名茶,也多少懂得其品位,各处表现不至于令他丢脸。

这句话是乍一看,很简单,就是说个茶而已。这句话以“李哪吒不知道的是”开头,给人以一种由全能叙述者(上帝视角)讲述的印象,但这个全能叙述者的讲述却有一个不易察觉的“破绽”。纵观上下文,敖丙虽不出身于大户人家,但到底由教书先生养大,知书识礼,而且文里他一举一动都温和谦雅,断不至于有任何值得“丢脸”的。

全能叙述者,很容易让读者以为讲述的都是“真的”,是“事实”;惟有与前后文比较,才能意识到它是“不完全符合事实”的。

这个叙述者是有限的,是偏颇的,而这个真相被模糊,被加入了个人的主观色彩,反而表达了比它有限的真实,更多的东西。它是文中两大叙述者之一,敖丙,透过这个“破绽”,冒出头来。而冒出头的这个暗影,是他的自卑。

前文是明确写过他的自卑的,他自卑于见识不如文社的少爷们。但在那样简陋的茶舍喝茶,又如何联系到“丢脸”上去呢。即便不看前面七章,光看这一章,都能琢磨出他的自卑来。

这不仅是作者对叙述者的调性的统一,也是写作的人那些精妙的语言策略,掀起了细小的一角。

这两天涨了很多粉,但我不是写手,真的没什么好fo的……

做教程的初衷是看见我圈的圈管们,在逼走我圈很多创作者之后,在同人遭受这种重创的时刻,还在想着怎样排除异己,要以她们的喜好把控圈子,而很多我热爱的写手画手都会是她们排挤的对象。这次事件显然没有让她们学到任何东西。

我是个懒人,而且也有点侥幸心理,希望AO3能解墙复活(如果真的发生,我提议那一天定为同人界的复活节),但我眼看着已经有写手绝望放弃,意识到一刻都不能等。因为你永远不知道这一秒有什么事情会成为压垮你喜欢的老师的最后一条稻草,你不知道下一秒谁就会走。

所以要去帮助、感谢、和鼓励你圈子的创作者,安慰微博上那些伤心欲绝的人,做能做的事,在失去发生之前。

同人自救指南——开通Wordpress免费博客全图攻略

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在Wordpress发文,和如何切换回中文界面。

已在文章底部更新如何注册write as和发文。


注意⚠️:理论上任何邮箱(QQ邮箱有大量成功例子)都可以注册Wordpress,但有些可能会提示屏蔽,这种情况下,请不要切换成中文页面,直接使用英文页面注册,中英文的网页排版是一样的,可以直接看教程寻找对应位置。教程后面有教如何切换回中文操作界面。另注意到邮箱的垃圾箱找验证邮件。如果还是不成功,可能需要换注册邮箱。

有些浏览器比别的浏览器更容易成功,例如360和夸克。

遇到QQ邮箱的验证邮件点确认却无法打开的情况,请先把邮件移出垃圾箱(点那个 Not Spam,然后邮件会被移进收件箱),不然邮箱会自动拦截垃圾箱里的链接。


  • Wordpress提供免费博客服务,注册和网站上线过程非常简单。

  • 综合性网站,非同人专门站,被墙几率偏小

  • 你的内容你做主,可停车,无圈管,免于审核的恐惧。

  • 适合用来停车和存档,并不能代替Lofter的同人集散地功能。

  • 除非Wordpress整个被墙,否则不会出现一锅端的情况。

  • 假若个人博客被封(不太会),再开也非常简便。

  • 假若Wordpress被墙,替代产品还有AWS提供的Wordpress,可迅速移植。

  • AWS是全球最大的云供应商,大量中国企业使用,不太可能被墙。

  • AWS在全球划分二十几个区域提供云服务,互相独立,墙完一个还有下一个。


点此进入 https://wordpress.com/


步骤直接看图(图为电脑截图,手机可能看不到图,或者图大字小,建议使用电脑看)





























最后提示网站上线成功,你的博客就可以被读者访问了。


登陆之后可以对博客进行装饰,就像lofter一样。


Wordpress提供移动客户端APP,IOS和安卓都有。




关于如何发文







关于如何将英文界面切换回中文界面









为了不挤兑Wordpress,也可以使用Write As。Write As在免费的情况下是一个功能非常简易的博客,可能只适合用来停车。使用方法非常简单。

进入 https://write.as/















还有 Dorian_L 提供的可用替代平台:simplenote ,一个纯笔记本软件,支持markdown,免费,全平台(web、ios、win等等)通用(就是同步有点卡),和wordpress同一家公司,服务器应该也是在海外,可以直接生成外置链接(适用于停车,类似石墨的用法)。

https://simplenote.com/




转载随意,不用问了。同人不死,生生不息。

是这个理呢。


诸位请不要放弃。

就是这个道理。


也大概是半年前,关于风途石头和封神藕饼的争论演变成举报和炸号的时候,关于创作自由的讨论就更下了一个层次,因为举报是最恶劣的暴行,炸号是网络上的谋杀。


而那些玩举报的,就不是人,是蛆。


过去,今天,每一天,这个圈,那个圈,反反复复出现的问题,其实都是同一个问题:那些戴着红袖章的蛆依然活在我们身边。

燃尽生命的火焰——读《梦里浮沉》by 亦卿Rinnnnn

从我第一次看《梦里浮沉》,我就预见它会有这样的宿命:就是它会是我看过的藕饼文、甚至是所有同人文里最好的那一小撮,但它不太可能火。


那是一种难言的无可奈何,但它坚定地筛选着自己的读者。没有霸道总裁,没有炫酷的人设,没有任何“苏”的元素,它不以“爽”为目的和手段,不迎合当下同人圈的阅读喜好,拒绝泛娱乐化。


(我理解同人的写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初衷和动机,无可非议,不分高下。诉诸动机不仅是一种谬误,也是一种劣行。)


它有的,只是一个精巧布局、把戏剧性的爆发拿捏到极处的故事,和内里真诚的情感而已。


作者的笔触里就没有“爽”的成分,舍弃了流俗和矫饰。那是一种文学上极高级的质朴,一种技法上和意识上的真挚和朴素,甚至是一种超越批判性的朴素。质朴是艺术最高的表现形式,从“大道至简”,到金庸老爷子也知道要把最厉害的境界留给返璞归真,而捷纳狄·艾基则直说“朴素超越威权”。


这样的质朴并非是干瘪,恰恰相反,它有一切繁复和堆砌所不能企及的力量。也只有尽可能贴近真实的洞察和表达,才能到达这种一体的、深邃的纯质朴素。而这个故事的特殊背景,民国时期,更要求作者尽可能填充准确的细节,以丰满的肌理营造现实感,而免于陷入空泛和浮于表面。从作者的后记看来,历史这方面的深厚功力应该是家学渊源了。


我不断想起小林幸子演唱的《幸福》和中岛美雪的《骑在银龙背上》。我以前曾感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到底要经历多少次“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螺旋上升的领悟,才能造就那样浑然天成的质朴。


这位作者才二十出头。


我是真心为之惊叹。怎么就有这样沉着的毅力用一笔笔的细节去铺垫哪吒和敖家的“因”,而不是用几个自然段就交代完毕,就像大多数文会做的那样;怎么就有这样坚定的心志,把敖丙摁着几章不出场——用朋友的话来说,光凭把主角摁着不出来的魄力,这样的作者就不一般。


而这篇文何止是没有霸道总裁,一开始就把塑造人物的减法做到极致(而用减法塑造人物本身就比做加法高杆多少个层次)。哪吒出场就是个叫化子,并且在大部分篇幅里他都维持着这个身份。作者也不打算把这个身份只作为空洞的摆设,哪吒以这个身份进行着旷日持久的斗争——为摆脱自卑感、为得到平等的爱与尊重、为改变命运的斗争;他有着符合这个身份、又超越这个身份、昭示着他与众不同的,强烈的边缘人意识和反思习惯。哪怕剧情最后部分他获得了权力和地位,那个身份也没有成为他的风光,而是成了他要背负的因果的十字架。


就这样一个叫化子哪吒,他是我读过最高贵的角色之一。


需要说明的是,绝不是敖丙和其他配角们塑造得不够好。敖丙,纯粹无瑕的敖丙,从云端跌落不见底的深渊,穿越了所有的绝望的幽谷,走过了迷障重叠的荆棘,体验了人性的多重和世道的不公,却依然纯白洁净的灵魂。


雷震,软弱却不失正直,仗义却又狡猾精明。他的角色不仅复杂且圆形,他在武汉劝服哪吒的一番话也为故事增加了纵深,哪吒的主观能动性。从而避免了常见的,客观条件一直推着人物走的失真感,还顺带将行文的节奏调节到张弛有度的状态。


聪明却依然身如浮萍的妲己,记恨哪吒的水仙,甚至那个卖甜粥的婆子。每个人都鲜活得像能听见他们的呼吸。


但那些都比不过作者赋予哪吒的至高的戏剧性、和在浓郁的痛苦中闪耀光辉的高贵灵魂。


作者不认可轻易就能采撷的浅薄的快乐,真正的幸福必须经历苦难和折磨。所以有了哪吒自己的话来说,他拥有的一切都是“用命挣来的”。他的生命都在逆流而上,不断地抗争,所有都得来不易,一切都明码实价。


故事最后三章的冲突强度让人眩晕,而那条紧绷的弦在哪吒对李靖跪下磕头的时候终于彻底崩断。


我无法解释那一幕对我的冲击,这用十几万字垒起来的戏剧张力强大到不可思议,所有的因都已经呈现,所有的果都即将到来,所有的因果都在那一幕爆发,又被一个人了断。作者说曾在HE和BE之间徘徊,但不关HE和BE,哪一种结局都无法削弱这个情节的力量。


那是射向额头的一颗子弹,那是席卷心灵的一场飓风。


那个爱得最深的人,终于碎尽了寸寸心。但那又不仅是只为爱情,哪怕短短时光,他也要还父子的恩情;不仅为爱人的家族,也为父亲那些已经铸下的错行。既为情,也为义,情义两难全,所以只好献祭己身。



注视残忍不能使我动摇,注视悲运不会使我落泪。
唯独注视那平凡的崇高,会让我痛哭。
因为情与义是人类最古老、最高贵的品格。
因为情与义是我们最原始、最共通的本能。



泪已满襟。



幸而作者是悲悯的,那种悲悯不光在于给了藕饼一个好的结局,更在于那悲悯的笔触。我前面说作者的文字的质朴甚至是超越批判性的,就是因为这里头的悲悯。结尾没有耽于那些宏大的东西——黑白分明的正义,荒诞悲哀的时代,无常缥缈的命运;没有急着去批评不公,没有费墨去惩罚恶人。因为在爱与悲悯面前,都显得那样浅淡了。


《梦里浮沉》楔子  by 亦卿Rinnnnn

终于在年前拿到它,不枉我三天肝完封面书签。超大一本,考虑过好几种做法,翻遍了我家大开本的书和厚书,最后是比照着上海书店出版社的《戏剧》做的。拿到手又大又厚,质感平实细腻,装帧精致排版合理,达到了我们想要尽可能接近正式出版物的心愿。幸甚。